十字軍時代的法國

       1095年,法裔教皇爾班二世〈Urban II〉激動法國人的心,要將聖地從穆斯林手中收回。十字軍主要的戰士是法國人與諾曼第武士,他們東征所做的第一樁事,就是屠殺萊茵河山谷的猶太人,於1099年收復耶路撒冷,建立 「耶路撒冷拉丁國」。當穆斯林於1187年再度佔據耶路撒冷時,十字軍尚未結束他們討伐伊斯蘭軍隊的「聖戰」。1212年,克羅伊籍的年輕司提反〈Stephen of Cloyes〉帶領一群法國少年東征,這就是所謂的馬賽少年十字軍。但遠在他們抵達聖地之前,就被敵人俘擄成奴隸了。法國在中世紀時相當強大,時常掌控著教皇與羅馬天主教的領導權。儘管如此,宗教改革對法國也起了很大影響,十六世紀初葉,20至50%的法國人都是基督徒,他們被稱為法國新教徒。十七世紀後半葉因受迫害,新教徒就紛紛逃離法國。 啟蒙時代 ﹕十八世紀是法國的關鍵時代,人們對君主專制政治和教會的狹窄心胸十分失望,像伏爾泰和盧梭這類法國哲學家所提倡的改革開始獲得民心。他們的想法,至今仍是法國世俗人文主義的核心思想,將人的理性提升到宗教之上。法國人宣稱為了實現啟蒙主義的原則,就殺了許多貴族、王孫公子和皇帝。現在法國人雖已摒棄極端的法國革命,可是惟有理性能引導人類這想法,仍盛行在法國人的思想中。

      蘿伯塔‧溫特〈Roberta Winter〉在宣教課程 (Perspective) 中說到 ﹕「法國從未有過屬靈復興」。過去二百年間,除了少數幾個例外之外,法國人願為基督耶穌委身的數目不多。其中一個原因是由於啟蒙時代產生的高傲感,法國哲學家查理‧雷伏爾〈Charles Revouvier〉建議法國應當將文明的好處擴張到尚未開發的地區,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法國在非洲與東南亞建立許多殖民地;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不久,法屬殖民地紛紛揭竿起義爭取獨立,越南首先獨立。法國雖試圖力挽狂瀾,卻徒勞無功,阿爾及利亞也相繼效之,他們所能做的就是苦毒與屠殺。



       主神要把他祖大衛的位給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他的國也沒有窮盡。(路1:32-33)

      假如有一位天使告訴你,你的嬰孩有一天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你會怎樣﹖這事臨到馬利亞,這些話正實現了拿單 對大衛王的預言,他的國會沒有窮盡,並且實現了神對亞伯拉罕的允諾,他的後代要為王。上帝與亞伯拉罕建立的永約,必須經由這個大衛的子孫,才會為萬國帶來福氣。

      我王,完全掌管我們,使我們能向不認識你名的人,更多宣揚你的榮美。



屬神的人最關切的事,是讓世人找到基督那通往永恆生命的唯一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