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教武裝組織

       上個世紀,在印度教徒中間出現了令人感到意外的改革運動。一些高種姓的印度教徒,例如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主張廢棄種姓制度,他們將這種制度看作是神的詛咒,希望使印度教變得更加現代化。改革者將理性主義、人文主義、平等主義以及現代宗教形式引入到印度教中,並使它們成為印度教的基礎。甘地親自將 「不可接觸的賤民」 改稱為 「哈裡詹」 (Harijan),意思是 「神的孩子」。可惜其他種姓的印度教徒並不希望改革。 1948年,印度教武裝人員暗殺了甘地,原因是甘地希望新近獨立的印度接納其他宗教的信徒。激進的印度教徒認為,外來宗教(例如伊斯蘭教)統治印度已經有幾個世紀了,他們不能容忍這種現象再出現,他們必須掌握權力,重新控制印度。激進分子主張,非印度教徒一是皈依印度教,或是被驅逐出印度,就像1947年巴基斯坦驅逐印度教徒一樣。今天,印度最大的印度教武裝組織是BJP,它的主要盟友是RSS(BJP與RSS均為印地語縮寫)。 印度教武裝分子的觀點,與伊斯蘭教武裝分子的觀點非常相似。對印度教武裝分子來說,宗教與政治制度是不可分割的整體。他們並不把宗教看作是改變人們精神世界的工具,而是把宗教當作獲取政治權力的手段。 印度教激進分子經常指責印度的基督徒 「不愛國」,那些在英國殖民時代歸信基督教的 「不可接觸賤民」 ,由於沒有全力支援印度的獨立運動,這個污點伴隨他們長達五十多年。目前在印度東北部地區,正在發生部落衝突。這地區的基督教部落認為受到印度教部落的排擠與歧視,逐漸被邊緣化。赫伯特‧霍佛(Herbert Hoefer)在《國際前線宣教雜誌》2001年一期上寫道:「宣教士已經在當地播下社會變革的種子。掌握當地經濟命脈的印度教徒知道,如果有越來越多的印度人歸信基督教,那麼當舉行地方選舉時,將會出現嚴重的政治危機。越來越多的基督徒會改變當地選民的結構,印度教部落正在盡一切可能,去阻止印度教徒歸信基督教。」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太5:13) 不論你的烹飪技巧是如何高明,若沒有加鹽作調味,任何山珍海味都不可帶出其獨特味道。此外,鹽亦可用來醃製食物,保存品質,防止腐壞,鹽的功能實在數之不盡。神的旨意是要我們作這世界(我們生活的環境)的鹽,作出調和的功能,使彼此間的關係和諧,甚或可穩定關係中的優良元素,使眾人有美好的品格。在社會及家庭的爭鬧中,你扮演了一個怎樣的角色﹖你是否發揮了調和的作用,把平安、鼓勵及安慰引進這個混亂的境況中﹖在群體的關係裡,你有否成為美好的榜樣,使其他人有效法的對象呢﹖



但願我能發揮鹽的功能,不但能協調,也能作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