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的穆斯林
本文資料取自Muslims in Eastern Europe~by Keith Carey ;整理: 穎穎 人們想到東歐時,通常會想到東正教或天主教,不會想到穆斯林,但其實這地區有許多未得之 民,他們是穆斯林;他們對所謂的「基督徒」抱著消極負面的態度;他們不太可能接受耶穌基 督。這是為什麼呢? 了解過去這地區的歷史,將助我們容易地靠近這些在東歐的穆斯林。 幾百年來, 這地區主要受沙皇俄國( Russian) 與奧托曼帝國(Ottoman Empires)的 影響。 俄國人統治這地區長達幾個世紀,所以多數東歐人講斯拉夫語系(Slavic)的各種語言。 這地區也有奧托曼帝國的突厥人(韃靼人)的後裔,他們一直與俄國競爭,試圖獲得更大的影 響力。韃靼人在當地生活了幾百年,經歷了幾十年的共產主義統治,削弱了原本的伊斯蘭教信 仰。今天,這族群很可能是世界上最不虔誠的穆斯林之一。 幾百年來,每當斯拉夫人想到穆斯林,都會將他們看成野蠻的入侵者,是因為曾經有那段悲慘 的歷史 來自黑海以北的蒙古帝國 十三世紀,蒙古人從東方的大草原出發,不停征服沿途各族群。遊牧的韃靼人與其他族群一起 被蒙古人趕出了家園。 後來蒙古征服者巴圖可汗(Batu Khan)招募韃靼人組成軍隊向西挺進,先後兇殘地消滅了俄 羅斯、烏克蘭、保加利亞、波蘭和匈牙利。人們用希臘神話中地獄看門狗的名字Tatarus稱呼 這些征服者,這就是韃靼人的由來。 韃靼人因為曾協助巴圖可汗作戰,獲封臣,並在東歐定居下來。 巴圖可汗的王國很強盛,號稱黃金部落,在隨後的兩百年,通過奴役、高額稅收、嚴酷法律, 野蠻地統治信奉基督教的俄羅斯、烏克蘭等東歐國;而韃靼人則充當了蒙古帝國的壓迫者。 也是在這時期,韃靼人放棄薩滿教,接受伊斯蘭教。蒙古領袖為了凝聚韃靼人,不只鼓勵他們 伊斯蘭化,還贊助他們修建清真寺。 直到1400年代,黃金部落遇到各樣挑戰,包括導致全球人口大量死亡的黑死病、境內的權力鬥 爭、境外其他新興帝國等,逐漸失去了權力,最後被穆斯林征服者提姆爾(Timur)將黃金部 落的首都薩萊燒為平地,分裂成較弱小的王國;不久,這些小國又遭俄羅斯伊萬大帝的挑戰。 雖然韃靼人頑強抗爭,將成千上萬的基督徒押往奴隸市場,但最終伊萬還是戰勝了韃靼人,建 立俄羅斯帝國,並成為俄國的第一任沙皇,強迫剩餘的韃靼人接受東正教,從此新的俄羅斯帝 國控制了韃靼穆斯林。 除了韃靼人, 還有另一個也是被蒙古人趕出家園的突厥族群, 他們的歷史也深深影響今天的東歐人與穆斯林的關係, 他們是來自黑海以南的奧托曼帝國 早在八、九世紀,遊牧的突厥部落紛紛接受伊斯蘭教,開始為伊斯蘭教征服新的土地,同時為 自己掠奪戰利品。 十一世紀,稱奧托曼的突厥部落開始統治其他突厥部落,後來成為著名的奧托曼帝國,其疆域 擴展到今天的東歐和中東。東歐國家(尤其希臘和保加利亞)受到的威脅最大。1453年,奧托 曼帝國終於佔領拜占庭帝國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今天的伊斯坦布爾)。拜占庭帝國從此滅亡, 大批基督教難民往西逃亡,這批難民後來在西歐興起了文藝復興運動。 對歐洲人來說,當時奧托曼帝國勢不可擋,對基督教極不友善,令人喪膽。雖然隨後幾個世 紀,奧托曼帝國漸漸衰弱,但對歐洲人始終是威脅,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奧托曼帝國滅亡為 止。 今天的恐懼遺產 幾百年來,俄國人和其他東歐斯拉夫人一直擔心韃靼穆斯林的攻擊。1917年,俄國爆發共產主 義革命,俄羅斯帝國垮台,韃靼人脫離俄國,並野蠻地將斯拉夫人趕出家園。1920年,蘇聯紅 軍才消滅了韃靼民族主義者,將克裡米亞韃靼地區劃歸烏克蘭。1930年代,蘇聯獨裁者約瑟 夫.史達林強迫三至四萬韃靼人離開家園,集體前往農莊勞動,有一半韃靼人口在當時死亡。 幾百年來,希臘人、亞美尼亞人、保加利亞人、塞爾維亞人和其他基督教族群非常害怕激怒所 謂的「恐怖突厥人」;而這些穆斯林突厥人也對基督教族群心存抗拒,今天的土耳其人依然以 懷疑甚至仇恨的心態注視這些基督徒國家。 福音是和好的信息;基督的愛可以化解歷史和現在各種原因造成的隔閡。 這個月,讓我們為東歐的基督徒能向穆斯林鄰舍展示神那無條件的愛來禱告。 也為東歐穆斯林願敞開心扉,接受神的愛來禱告。

       4/1 宣教士傳記(一) 格尼(Geni)和索妮(Soni) 格尼和索妮在巴爾幹半島一個小國阿爾巴尼亞長大, 當時該國有一位共產黨獨裁者霍查(Hoxha)監禁、處決了許多基督徒,禁止所 有與宗教有關的活動和討論。1967年, 這位獨裁者宣佈阿爾巴尼亞為無神論國家,在人類歷史上,這是第一次。1980年代,阿爾巴 尼亞是全球最封閉國家。 從1930年到二戰,阿爾巴尼亞一直有宣教士和信徒,但到1985年霍查逝世時,該國只剩下五個年長的基督徒,他們都經歷了嚴酷的迫 害。 在共產黨執政以前,格尼的家人是天主教徒;索妮的家人是穆斯林。由於當時該國的嚴酷環境,格尼和索妮從未意識到信仰的重要性, 也不知道有一位愛他們的神。 1991年,阿爾巴尼亞對外開放,在該國首都地拉那出現了第一次宣教活動。格尼是在這活動中接受了基督,並接受第一批西方宣教士 的門徒培訓;索妮則是1993年參加西方宣教士開辦的英語培訓班時認識神的。 1995年,格尼和索妮在門徒培訓學校相識,兩人志同道合,很快走到一起,他們都希望去某個穆斯林國家傳福音。(待續)



天父,感謝您在每一個時代,都揀選呼召年輕信徒歸向您,事奉您。祈求您今天差派年輕信徒到未 得之民中傳福音,求您的聖靈感動他們回應並服從您的召喚。奉主的名求,阿們。

       天賜良緣(一) 「你要往我本地本族去,為我的兒子以撒娶一個妻子。」創世記24:4 娶一個妻子為兒子覓妻不是我們這時代人會做的事,我們不相信這樣的姻緣;我們要自己決 定與誰結婚。但其實這也不是身為父親的亞伯拉罕安排的姻緣 今天基督徒的婚姻並沒有過人之處,也有婚外情、離婚。我們的婚姻沒為神帶來榮耀。或許有 人找到適合的伴侶,但多數人在感情上一波三折。 讓我們重新思考聖經的模式。首先,婚姻不是由父母安排。亞伯拉罕沒有親自為兒子覓妻,而 是把這任務交給僕人以利以謝,並要求他發一個非常特別,牽涉到一個人後裔的誓言。亞伯拉 罕這樣做是因為他信靠神!以利以謝不過是被神使用,將以撒未來伴侶帶回來的器皿。真正為 以撒預備妻子的,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