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傳換日線---特別困惑的時代,需要清晰執著的禱告

宣教士傳記1

作者 :彭書睿; 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祕書長;《宣教日引》全球推廣與動員統籌

       景公問政孔子,孔子曰:「君君,臣 臣,父父,子子。」景公曰:「善哉! 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 子,雖有粟,吾豈得而食諸!」 (出 自《史記・孔子世家》) 2016年底,走了一趟美國,從西岸進, 從東岸出。在近一個月內,拜訪了洛杉 磯、聖地牙哥、聖荷西、鳳凰城、威明 頓、巴爾的摩、紐約7個城市;參加了兩 個大型宣教會議和4場主日講台的服侍。 我見到許多華人教會的教牧同工和弟兄 姐妹,當中有各式各樣的背景與年齡, 大家來到美國的時間也長短不同,但一 聊到剛結束的美國選舉,以及即將登堂 入室的新總統和他的所言所行,還有相 關的各樣新聞花絮以及評論,話題的溫 度和大家的音調就提高了不少。 當我有機會翻閱公開發行贈送的教會報 紙時,一瞥其報導的立場,一些高調、 絕對的偏頗論述不禁令人皺眉,彷彿上 帝的旨意就是要成全你我的旨意似的。 另一邊廂,華人超商贈送的法輪功背景 的報紙,則好像看到另外一個完全不同 的世界。 這是一個特別令人困惑的時代。君似乎 不似人君,臣可以不臣;父是失去了角 色的父,子在家庭以外尋找肯定;男男 與女女有了重新的定義,在新的時代有 了合理的後設座標;正確的政治聲音再 次被解構,「相對」與「絕對」成了講 任何一句話都可以貼上的標簽。 2015年底12月的某一天,北美福音派 最著名的惠頓學院政治學的教授 Larycia Hawkins, 在自己的臉書 (Facebook)放了一張自拍的相片,頭 上披著穆斯林的頭巾(Hijab)。她身為 黑人女性的身份,在保守的校園內本 已屬異數,因此當她在社群網站上公開發出「我們與穆斯林是敬拜一位 共同的神(阿拉)」這樣的論述, 用以表達她對宗教對話的期待和立 場時,必然吹皺一池春水。 隨之而來的是留職待審、學生校友抗 爭、神學院被迫表態、主流媒體批判 公審,歹戲拖棚一直到數個月後她正 式離職,才稍微平靜下來。然而,問 題並沒有得到清晰的解答,一直到今 天,支持方與反對方仍然在話語權的 爭奪中進退失據。 有一件事我們需清楚,每一個願意為 未得之民委身的代禱者,是沒有悲觀 與歧視的選擇,因為在包容和憐憫人 的神面前,我們早就虧缺了祂的榮 耀。 讓我們一起操練不要只為我們所在乎 的人、看得見的群體,有切身關係的 人,或對我友善的人禱告,而是願意 學習看見耶穌基督是為了你我這些值 得的,也為了那些我們認為不值得的 人而死在十字架上。 非洲撒哈拉沙漠邊緣的遊牧民族, 印度大陸千千萬萬面孔中最被歧視 的卑賤女人,甚或那些處心積慮的 極端伊斯蘭份子,我們都欠了他們 福音的債,禱告的債。 這一期, 鼓勵你多拿一本《宣教 日引》, 找一個夥伴, 一起為這 些神所愛的人禱告, 操練國度的 心胸和眼界。

宣教士傳記1 米爾德芮斯萬 Missionary Biography, Mildred Swan

米爾德芮 斯萬的父母 從小以聖經價值觀撫育 她,10歲那年,她便已有明確的 人生目標,就是要成為宣教士。 對一個英國小女孩來說,這似乎 是一件神聖的事情。 當斯萬到了上大學的年齡, 她希望能繼續深造,將來成為一 名教師。父親答應支付她學費, 條件是她不能在大學期間結婚。 當時斯萬對婚姻根本沒興趣,馬 上便答應了。 萬萬沒料到,大學生涯卻成了 斯萬屬靈生命的障礙。她的大學位 於布萊頓(Brighton),這裡曾是 戴德生蒙神呼召的地方,斯萬卻是 在這裡開始懷疑自己的信仰。 她進入大學以前, 不知道 原來不是每個人都接受《聖經》 的真理。當時大學流行弗洛伊德 的心理學和達爾文的進化論,教 授們希望學生理解這些最新的學 說。斯萬受這些思潮影響,不只 遠離信仰,也開始隨同學過著酗 酒、吸煙、跳舞、調情等糜爛的 生活。 感謝主的保守,斯萬沒有沉 溺在這種生活太久,有一天她翻 閱一本詩集,偶然讀到《天堂的 獵犬》這首詩,她的靈再一次被 喚醒,決定重拾信仰,離棄不討 神喜悅的生活。



天父,感謝你,總是保守你的孩子,用你的慈繩愛索牽引我們,使我們 一生走義路。求天父使我們時刻敏感聖靈的感動,不忘記起初的愛,也 幫助我們勝過世界的試探。奉主名求,阿們。

       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世記1:2 運行這是一則令人震撼的頭條新 聞:以色列的神與鄰國所拜的鬼神截然不 同! 古中東各國關於創世的神話都是以爭 戰、衝突開始,從巴比倫到埃及差不多都 是一樣的模式。然而聖經所啟示的神,卻 是在愛中創造宇宙萬物,從一開始就充滿 恩典。神不需要和另一位神明打仗,祂完 美地創造了這個沒有瑕疵的世界。 「運行」的希伯來字me-rakhefet, 字根rakaf的意思是「盤旋、顫動或移動」 。這裡是個分詞,表示這動作是持續性 的。聖經不常用這個字,每次出現都是描 寫「鷹圍繞著牠的雛鷹飛翔」,表達一種 深刻的關懷和照應,而且是持續不斷的。 特別重要的一點是神的靈「運行」在 水面上,水代表了無形和混沌的虛空,前 文還提到深淵和黑暗。當神的靈入場時, 祂不是以一位征服黑暗的英雄出現,而是 像一位溫柔的母親,以憐憫的心孵育這大 地,形成我們眼所能見的物質世界。 希伯來神的屬性和方式與異邦那些所 謂的神全然不同。從創世以來,人類就孕 育在神柔軟溫暖的手中,這對於當時的聽 眾是很震撼的宣告。 雖然罪破壞、干擾了這份和諧,卻不 能損毀造物主原本的計畫,而我們就是神救 贖計畫的一部分,神要恢復祂原始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