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的達爾金人 Dargin people of Ukraine

       愛德華(Eduard)看著父親的遺物,臉上充滿痛苦與仇恨,他想:「是 俄國人殺死了我父親!他們雖不是用槍炮行兇,但用了另一種方法,就是 在許多年前強迫我們全家離開達吉斯坦的家園。我爺爺曾經是達吉斯坦最好的銀 匠,很遺憾爸爸沒有繼承爺爺的手藝,一直沒能適應烏克蘭的生活最終爸爸 不想活了,他死於酗酒。」愛德華盯著一把連著皮帶的短劍,心想:「這把短劍 是達爾金人復仇原則的象徵,我不會使用這把短劍,但我會向俄國人復仇。」 愛德華是達爾金人,在前蘇聯時代,這個族群從達吉斯坦遷移到烏克蘭,但 他們的心依然留戀著達吉斯坦。 從八世紀起,達爾金人的祖先開始緩慢地接受伊斯蘭教,幾個世紀之後, 整個族群才全部成為穆斯林。雖然達爾金人自稱忠於伊斯蘭教,但他們將之前的 許多原始迷信混合到伊斯蘭教中。在首次犁地儀式、春季新年節日、祈雨止雨儀 式、召喚太陽儀式、收穫結束儀式等,都可以看到原始迷信的影子。



天父,祈求您感動烏克蘭各地的基督教會,看見這些遠離祖先家園的達爾 金人,願意為他們救恩的緣故,想盡辦法去接近他們,帶領他們信主。父 阿,達爾金人被迫離開家園,但您讓他們因此有機會在烏克蘭認識您,他 們的命運就不可悲了。祈求聖靈耕耘達爾金人心中的土地,讓這個族群能 信奉耶穌基督。奉主的名求,阿們。

       你需要走出去 (二) 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細 亞、庇推尼寄居的,彼得前書1:1 使徒感謝神,今天世界上有許多使徒,他們奉神差遣執行神的托負。這 些人不是因為被提升扮演教會的一些角色,才擁有使徒的地位;他們是因為回應 神的呼召,才持有使徒的職份。 實際上,你比較可能找到使徒的地方,和找到耶穌的地方相同,就是那些 收容無家可歸的中心、醫院、法律協助處、貧民區等。你不能成為自己會眾中 的使徒,你需要被差遣出去。 今天教會其中一個可悲現象,就是喜歡聚攏人群過於把他們送出大門。教會如 同河道的水閘,對能夠收集多少水感到沾沾自喜,彼此競相比較誰的池塘比較大。 但其實收集水一點好處也沒有,水要得到釋放排出水閘,才是神運行的時候。 我們要記得,在水閘後而那遼闊而靜止的水並不是動詞。你需要打開排洪道, 讓水猛衝出閘,才看見其發出的能力,正如使徒要被差遣出去執行任務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