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發展

       從1990年代初期開始,這種令人沮喪的情況開始改變。當時印度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申請十八億美元的緊急貸款。IMF同意提供貸款,條件是印度必須進行重大改革。 1991年,當時的印度總理納拉辛哈‧拉奧(Narasimha Rao)與財政部長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現任總理)決定採取經濟自由化政策;政府開始打破國營壟斷,允許外國投資進入某些領域。從那時起,印度一直是發展中國家中經濟增長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根據維基網站上一篇題為《印度經濟》的文章,經濟增長帶來了許多好處,包括平均壽命增加、識字率增加、食品更加安全等。 如果你能夠控制並分配人類所需要的資源,你就能夠從中獲得財富,而印度就擁有一些大眾所需要的資源。印度正在從農村經濟向城市經濟過渡,那些能夠控制農產品者正在迅速暴富。這並不是說農業領域的每個人都掙到大錢,60%的印度人從事農業,絕大部分人仍然非常貧窮。掙到大錢的人,通常他們的土地能夠出產大量農作物,或者他們有商業公司急需的土地。2010年3月18日《紐約時報》上有篇文章,標題是:「對新近暴富的印度農民來說,轎車不算什麼」。文章介紹了德裡附近的農民,將農場土地高價賣給城市開發商;出賣土地掙到大錢之後,許多家長開始將金錢浪費在頂級奢侈品上,例如租用昂貴的直升飛機將兒子送往婚禮現場。這些暴富的農民很可能是賈特人(Jat)。 賈特人在印度軍隊和農業這兩個領域取得成功。印度在1960和1970年代實施先進的「綠色革命」農業技術時,賈特人和其他地主族群和科學家共同努力,大幅度提高了農作物的產量,將印度穀物產量提高了幾倍;尤其是在印度教徒和錫克教徒居住的土地肥沃的北方旁遮普邦。在過去,旁遮普地區因為當地部分錫克教徒曾經試圖脫離印度,暴力反叛活動一直持續到1980年代。今天,旁遮普邦已經成為印度最富裕地區之一,錫克教徒的反叛活動徹底結束。今天的賈特農民正在帶領印度進入一個提高穀物、水果和其他農作物產量的新時代。



       神的離開--離棄 Ďazav (二)

      

      我的 神、我的 神、為甚麼離棄我.〈詩22:1〉 有時候我們發現自己處在宇宙的一個黑暗角落,不知恩典的神去了哪裏,這時就需要一個真正的情緒神學。當我們這個最需要有個親密聯合的渴望沒得到滿足時,這種絕望的感覺,是理性無法觸碰得到的。這世界有好些不對的地方,可是我們卻無力矯正它,我們的人生就像獨自一人站在神壇前,不得滿足。當愛失敗時,世界就塌下來,這是傳道書的信息。 情緒神學必須從痛苦開始,這是所有人類的共同語言。如果你的讚美與崇拜繞過破碎靈魂的真正呼喊,你就住在蒼白無力的基督教裏面,你的信心無法應付最深的質問。如果神應該是我真正的親密夥伴,是愛我靈魂的主,那麼當我極度傷心、絕望、孤獨時,祂必須來到我身邊。我需要一位能感受得到我的感受的神,是曉得那要吞噬我的黑暗的神聖配偶。我需要平衡的等號,離棄必須成為聯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