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母的的話---為的是記念主/摩洛哥|阿拉伯人Moroccan Arabs
作者﹕ 范張秀明---宣教日引發行人

       為的是記念主

因為疫情,我們在家隔離已經三週了,還有幾天就是記念主受苦的復活節。在安靜中,常常想著主說要我們紀念和表明他的受死,直等到祂來。認真思考時發現,如果我不參與主的受苦,我如何表明祂的受苦;假若基督在我心裡尚未成了榮耀的盼望,我又怎樣可以甘願參與祂的受苦直到祂來。

從二月開始,「萬民福音使團」就參與張羅口罩寄給香港的前線醫護人員、當地有需要的獨居老人以及清潔員工,然後是美國當地的需要,(寫這篇「師母的話」時仍在安排), 我問了自己,我做這些和我參與主的受苦有關嗎?

我開始用聖餐的主題來幫助反省過往,非洲的伊波拉、香港的沙士、中東的呼吸綜合症給我的記憶是全球多國都伸出援手,展現很多美好;但這次新冠病毒疫情所顯露的是許多醜陋,國與國之間那種以利益來維持的脆弱關係陷入緊張。我問自己:疫情把各國間的真實情況顯出來,那麼,它又將我這個人真實的黑暗顯示了什麼。聖靈催促我檢視在疫情中自己內心的真實情況,我發現心中其實充滿了萬一自己健康出現問題連累家人的憂慮;中美繼續交惡,萬一疫情嚴峻,美國民間是否會發生排華的恐懼;和對某些領導人處事的方式極為憤怒。甚至影響睡眠。我是否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屬靈光景,操練完全依靠祂,相信神掌權在全地

2020年4月《宣教日引》的代禱主題是印度的穆斯林族群,我們每週的網上禱告集中為印度禱告,由於總理莫迪在印度有500多例確診時,就宣布由3月25日起全國封城21天。首都新德里湧現了成千上萬那些來自農村並無固定居所民工,他們因突如其來的封城而頓失生計,只能離 城徒步返回百里之外的家鄉。許多人在徒步返鄉中暴斃,死亡的人數已經逼近死於新冠肺炎的人數。由於害怕醫護人員攜帶新冠病毒,印度多地房東和社區拒絶讓醫護人員回家,全國有大量醫護人員被房東趕出家門,很多醫生帶著行李輾轉街頭,無處可去,或只能睡在醫院的地上。印度醫療系統脆弱,疫情一旦爆發,封城配套措施弱,底層受苦。1.6億人無乾淨用水,90%勞工在毫無保障的非正式產業工作,上億人住在人口稠密的貧民窟,對於在整個社會中最脆弱的他們而言,封城是失業、挨餓、生病和死亡。返家沒有久別重逢的愉悅,而是整個家庭陷入困頓。

這個禮拜我帶了兩次在線上為印度禱告,心中甚為沉重。編輯的禱告:「求主發憐憫讓印度能避過這疫情。」這懇求久久仍在心中重複著。我回到主的台前,思想主的話

我們的主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我想像我當時在場,我見到主拿起祂的杯,喝了,遞給約翰,約翰遞給彼得,彼得給了安得列、雅各不知是誰遞給了我,我喝了,轉身要遞出去時,發現整個房子充滿了不同的族群,他們的眼都在看著主的杯今天,主的杯到現在還在傳著,還沒有傳遍整個桌子,它還在傳著,主說:「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你們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直到我回來。」

親愛的弟兄姊妹,謝謝你的禱告,藉著你每天為《宣教日引》介紹的未得之民舉手,主為使多人罪得赦免所流的血才可以繼續被表明和傳出去,直到我們所思念的主再來。COVID-19已把鐘聲傳來,我們最主要要做的事──把釘十架的救主表明出來,祂要快來。

摩洛哥|阿拉伯人Moroccan Arabs 好萊塢奇幻國度

很多人以為FPG都生活在陌生或水深火熱的國度,但北非的摩洛哥是個被稱作「非洲花園」的旅遊勝地,位置靠近歐洲,在伊斯蘭文化中帶著法國西班牙的殖民色彩。地中海風徐徐吹來的溫和海洋氣候,讓很多城市有了沙漠少見的盎然綠意。這裡還是好萊塢電影的熱門取景地,例如《神鬼戰士》《盜夢空間》《欲望城市2》。說到這,大家心的距離應該近了些。

居住在這裡的阿拉伯人近一千九百萬,他們的祖先從七世紀征服此地,取得主導地位,與游牧原住民柏柏爾人經過幾世紀的融合,兩者看起來差異無幾,但柏柏爾人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化。

摩洛哥阿拉伯人一般住在城市,很多是成功的商業或專業人士,他們都是遜尼派穆斯林。憲法雖保證民眾有宗教自由,但也有法規反對人「煽動民眾,動搖伊斯蘭信仰,或使穆斯林改教」,違者入獄、罰款或驅逐出境。基於安全,摩洛哥信徒經常不能見面。



天父,求賜福摩洛哥的福音事工與宣教士,有效地帶領穆斯林歸主。願摩洛哥阿拉伯人藉由商貿、旅遊者接觸福音,人心與社會風氣向主敞開。求主使摩洛哥信徒被更深建造。當地阿語聖經取得不易,求主幫助他們取得實體或網路版研讀。願分散的信徒能被連結,有更多家庭教會的據點興起,並開發出適合當地處境的門訓教材提供信徒使用。願摩洛哥逐家歸主,帶領其他穆斯林背景的人歸向祢。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的,這人有福了!(詩40:4)

倚靠---很多事物似乎能給人安全感, 比如財富、美滿婚姻、成功事業等,但倚靠這些事物找到的安全感是不可靠的,可能轉眼會消失。

我們常說自己有倚靠神,但行動卻一點也沒有倚靠神。當我們認真檢視行為和大小事,就會發現我們仍然習慣倚靠自己和其他事物,總是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因為我們骨子裡並不相信神可以成為我們生活各層面的倚靠。

倚靠神很簡單,就是能夠對神說:「神啊,只有祢能夠做。我所有指望都寄託你,祢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除非祢來幫助我,否則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的行動表明你是倚靠神嗎?或者「倚靠」對你只是個宗教詞彙呢?從今天起起,選一件你生活中一直想要對付或一直無法做成的事,決定倚靠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