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吉特辛格 Ajith Singh

       1980年代,辛格是一位年輕的學校老師,他加入了錫克教恐怖組織,成為游擊隊員,試圖擺脫印度教徒統治的印度,要建立獨立的國家。 這場游擊戰導致幾萬人死於暴力衝突。這種謀殺式的暴力行動開始觸動辛格,當他看到城鎮中五百多個女人在沒結果的戰爭中失去了丈夫,令他感到十分沮喪。 在一次戰鬥中,辛格的兒子不幸身亡,傷心的他內心充滿激烈的鬥爭和反思,並開始與一位宣教士接觸。當他聽到福音時,意識到這才是他一直在尋找的,於是辛格決定將一生奉獻給主,並釋放了旁遮普的戰俘。 以後,辛格牧師在盧迪亞納的旁遮普聖經學院學習。這所學院是印度福音宣教社於1992年建立的,先後培訓了一千一百多名宣教士和牧師,這些人將福音帶給旁遮普和印度西北部的印度教和錫克教徒。



天父,你誠然是那位主動尋找人的神,你可以找到辛格牧師,透過宣教士帶領他信主,求你今天也一樣,透過各种管道,將印度各宗教徒帶到救恩面前,使他們能夠得救。我們如此感謝禱告,奉主耶穌基督聖名。阿們。

       我們讀的福音--在我身上 en emoi 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腓4:9〉 事實上由這兩個小字〈en emoi「在我身上」〉組成的字把我嚇得半死,我簡直無法想像要別人看著我,聽我說,從我學習功課,而且發現神的平安!可是這正是保羅說的。這怎麼可能呢?難道保羅是我永遠搆不著的聖徒嗎?更別談主耶穌了!我絕望地註定,絕對無法達到我該有的標準嗎? 我不這麼認為。 我記得保羅也叫掃羅,他曾逼迫教會,每個跟隨主耶穌的人都怕他。我也記得保羅寫了羅馬書七章裏痛苦的話語:「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我還記得同一位保羅向神呼求三次,求祂救他脫離「撒旦的差役」〈林後12:7〉不斷的攻擊。也許他和我並沒那麼大的不同,可是什麼讓保羅能要別人看著他,並且看到的是神的平安,而不是他的神聖呢?就是在他這位罪人的生活裏,完全接納神那超越一切的恩典。 我在保羅身上看到神的平安,因為通過保羅,我看到主耶穌的臉。展現出來的不是保羅,而是基督,祂拯救了罪人保羅,一個和我一樣的人。如果人能從保羅的掙扎、不順服、傷心、試煉、和勝利中,看到主耶穌,我想他們也可從我的所有挫敗和挫折中看到主耶穌。 它從來就不是關乎我,也絕不可能是關乎我。我只是蒙恩得救的罪人而已,像你一樣,像保羅一樣。 所以請從我身上讀到福音,而且看神能從如此不配的人身上做什麼,這是讓你看我的惟一原因。你會發現神的平安,因為如果神能為我這亂七八糟的人生做什麼,祂也當然能在你生活中做事。通過這灰暗的玻璃看──這是你能從我身上看到主耶穌的惟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