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的天使

在摩洛哥工作的盧旺達人 Rwandans working in Morocco

文〡艾薇(台灣)

       每天早上約6點,我便被清真寺 傳來的叫拜聲喚醒,這是我 在南非一個印度社區勞迪烏姆 (Laudium)兩週的短宣生活。這裡 的居民多數是穆斯林和印度教徒,我 們和當地宣教士配搭,向路加福音所 說的「平安之子」撒下福音種子,讓 宣教士往後可以跟進。

      在四處都是廟宇和清真寺環繞 中,我一開始感到很緊張,不知道如 何在這片看似被黑暗籠罩的社區宣講 福音,會有人願意聽嗎?然而,每晚 短宣隊分享時,都聽見許多奇妙的見 證,不只有人主動邀我們用餐,聽我 們分享生命故事,甚至要我們為他們 禱告。我負責的是最窮、最壞和毒品 泛濫的區域,人們只要有錢都想搬 離這裡。恰恰在這個最黑暗的地方, 我發現人心反而柔軟;當真理的光來 到,絕望的人迫不及待想張開雙手擁 抱。

      短宣第一天,我們在街上被一位 穆斯林爺爺叫住,他很好奇我們怎會 來到這個沒什麼人要來的地方。爺爺 很喜歡和我們聊天,只是他不讓我們 有機會分享福音,後來我們沒再去找 他,認為應該把時間花在要聽福音的 人身上。

      有一天,其他探訪臨時取消了, 我們只好去找爺爺。突然他兒子請求 我們去為他媽媽禱告,我們一進屋內 就被嚇著,因為奶奶非常瘦弱,雙手 蜷曲不能伸展。當我們握著她的手禱 告時,她流下眼淚說:「你們是阿拉 派來的天使。住在這裡的人都沒有對 我這麼好。」

      奶奶和我們分享她生活許多難 處,她在絕望中每天都禱告求神幫助,我們就出現了。感謝神我們離開 後,這家庭願意讓當地教會跟進,繼 續與他們分享耶穌的愛。

      還有另一個穆斯林家庭,當我們 第一次造訪時,主人強烈表達深信自 己的信仰,感覺似乎不太可能與他分 享福音。每次到他們家,我都負責陪 同小孩玩耍,讓組員可以專心和家長 交流,同時我會為整個情況禱告。神 每次的動工都讓我感到很驚訝,因為 神不只讓我們能打開話題,還讓他們 能敞開心扉分享生命最深層的需要, 甚至願意和我們一起查經。在這個看 似剛硬的穆斯林家庭,我們最終能和 他們分享福音!神的工作真是太奇妙 了!

      短宣最後一天有園遊會,我們在 邀請函上寫明和當地教會合作,有點 擔心受邀的人因此不參加,但最後他 們都來了。或許我們不是收割的人, 但我們知道神必繼續看顧我們撒下的 種子;或許在人看來不可能,但在神 凡事都能! 在摩洛哥工作的盧旺達人 Rwandans working in Morocco 在一場座談會上,來自盧旺達 的丹尼爾牧師分享: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在摩洛哥這 樣的國家牧養,因為這是一個穆斯林 國家,而且與盧旺達沒有直接邦交。 然而神卻預備我,使我在肯尼亞攻讀 阿拉伯文,並獲得「伊斯蘭與基督徒 穆斯林關係」碩士學位。

      摩洛哥是一個穆斯林大國,有超 過3,500萬人口,其中98.7%為穆斯 林,只有1.1%是基督徒。雖然摩洛哥 憲法提供宗教自由,實際上政府禁止 這項權力,向摩洛哥人傳福音是違法 的;摩洛哥信徒也不能在公開場合敬 拜。

      目前摩洛哥的教會主要由外國人 組成,處於摩洛哥社會的邊緣。經過 兩年的觀察和吸取經驗,丹尼爾牧師 希望接下來兩年能開啟多扇門,引領 摩洛哥穆斯林歸向主。



天父,禱告透過丹尼爾牧師、他的家庭以及教會的見證,幫助許多摩洛 哥穆斯林能夠跟隨又真又活的主,求神引導並保守他們的宣教事工。主 耶穌說「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求神保護非洲教會, 願他們有屬靈的分辨力和智慧,處理內部以及外來的反對勢力,能在神話語中 扎根。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當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所 求的賜給你。詩37:4

       以為樂

      anag這字一般用 來描述享受一件精美華麗的衣服,表 達非常喜歡的感覺。經文顯然是說我 們還不夠享受神為我們做的事,對神 的饒恕和眷顧都不那麼興奮,詩人鼓 勵我們應當要更享受神,如同喜歡一 塊上好絲綢,不是因為那絲綢能夠用 來做什麼,而是它本身就有吸引力。

      我們也要如此享受神,單單以神 為樂,如同在田野發現了無價珍寶, 就變賣一切去買那塊田,以便擁有這 珍寶。

      或許今天我們的生活是抑鬱、繁 瑣的,若不追求刺激活動就變得單調 無趣。然而,這不是神要賜給我們的 生活,神希望能夠成為我們的喜悅, 我們能享受祂的同在,欣賞祂美好的 目的。

      奇妙的轉變將始於我們讓生活朝 向實現神造我們的目的前進,所有的 空虛感將會一掃而光,我們將體驗真 正的「以神為樂」。

      總有一天我們會發現「單單屬於 神」這件事,就足於帶給我們完整的 快樂和滿足。前提是我們須調整人生 的方向,對準神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