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木屑下面的火(二)

       中東和北非地區近期發生的事件,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在歷史上,這 個地區一直是最難傳播福音、最難看到收穫的地區之一。許多年來,宣 教士一直請求世界各地基督徒為這個地區祈禱。在過去二十年,針對這 個地區未得族群的全球性祈禱活動從未間斷。 歷史上有許多記載,表明神使用困難和迫害來擴展他的國度。神可以在最 壞的情況下,實現他的目標。 在無數信徒的祈禱下,如今科學技術可以讓木屑堆下的悶燃火星,變成熊 熊燃燒的烈火。在中東和北非地區,74%人口擁有行動電話;20%人口能夠訪問 互聯網、臉書網(Facebook)、維特網(Twitter)以及其他網站。在最近幾次事 件中,這些網站都發揮了關鍵作用。 在這些地區,利用先進的通信技術,可以不被秘密員警的監視系統發現, 能迅速產生龐大的革命群體;利用這些技術的便利,能夠以即時的方式展開高 效的組織、計畫和實施。如今,年輕一代已經證明自己能夠非常有效地利用新 型通信技術。 有報導說,埃及革命開始之後,在開羅的主要廣場上,穆斯林和基督徒 一起勇敢地跪下祈禱。聖經告訴我們,當年神僅僅用號角聲就讓耶利哥之牆倒 塌;今天,神用技術代替小號,他正在讓腐敗的政權倒塌。這是神的功績。 你想知道神的想法嗎?只要看看神正在做什麼、他如何做,就能明白。火 焰已經升起,沒有人能夠將它撲滅



       作標準的者--還沒有 Oupo (二) 你們與罪惡相爭、還沒有抵擋到流血的地步。〈來12:4〉 抵擋不是徒然的,必要的話,我可以抵擋到死的地步。這樣的抵擋是無法 擊敗的,不信的話,想一想現代恐怖主義就行了。世上沒有任何軍隊能擊敗一 隊有同一目標,而每個隊員都心甘情願為之犧牲的隊伍。如果每個基督徒都願 抵擋罪到死的地步,罪就絕無法得勝。 這標準是否太高了?或者,當你曉得自己並不打算要抵擋到流血的地步, 就灰心了嗎?我是這樣。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絕對無法做到,有時候因為我自己 的罪惡重大,以及那稱為我的「家」的文化中充斥著罪,而覺得毫無反擊能 力。當我認為自己根本無法做到時,我就需要換血,我需要除去血管中流著的 癌血,而用抵擋至死的那位的血來取代它。我當然無法自己做到,我的血不乾 淨,我若要抵擋到最後,必須需要祂的血。一如這首古老詩歌所說,我當轉眼 仰望耶穌,看祂在十字架上為我流出寶血的臉孔,然後我才有機會,然後我才 能舉起旗幟繼續戰鬥。也許我還沒抵擋到流血的地步,可是我願意努力去做, 神啊!幫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