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 日本佛教徒 Japanese Buddhists

       2009年,漢斯和幸一站在勃蘭登堡門附近,遠處是歡呼的人群,他們在慶祝二十年前,也就是1989年,柏林圍牆的倒塌。兩個男孩看著歡呼的人群,沉默地站立了片刻,幸一問漢斯:「當時你的父母都住在東德嗎?」漢斯回答:「是的,後來他們逃往西德。」來自日本的幸一帶著迷惑的表情看著他的德國朋友,繼續問:「他們為什麼要逃離東德?」漢斯說:「他們在東德不能自由地敬拜耶穌。」漢斯看到幸一的表情更加迷惑,他意識到幸一可能從未聽說過耶穌基督。柏林牆雖然倒塌二十一年了,但柏林的大部分日本人仍然像幸一一樣,處於屬靈空白狀態。 自從1989年東西德統一以來,日德貿易飛速發展,許多日本公司在柏林開設辦事處。日本人多在柏林居住和工作,他們往往是全家人都來到柏林,孩子們在當地學校上學;遺憾的是,許多日本孩子從未聽說過耶穌基督。與父母一樣,在德國的日本孩子通常是佛教徒,至少是名義上的佛教徒。物質享樂主義是日本人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



●求神差派基督徒老師前往有大量日本學生的德國學校中。 ●求神開啟一扇大門,讓基督徒老師有機會在日本學生和家長作見證。 ●求神粉碎佛教背後的靈和物質享樂主義對日本人的束縛。

       全世界的神─有福了 barukh (二) 「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賽19:25〉 救主降生之前許多世紀,神已伸出手要祝福全世界。要把我們帶回與祂有親密關係的計劃,不是新計劃,是神惟一的計劃。化敵為友,是神的做法。我很高興神是祝福友誼的神,在屬靈生命的旅途上,我們都曾住過埃及,在亞述定居,卻不是來自以色列,可是神不在乎這些,只伸開雙手邀請我,這為奴的埃及人和高傲的亞述人,來成為祂的朋友。祂不是等到我和祂建立了親密關係後,才施恩給我,祂先以慈愛的態度對待我,宣告說我是祂朋友。 你真的接受barukh Ďammi這了不起的含意嗎?一如我朋友史迪夫告訴我的:「神沒對你生氣。」神已決定要讓我成為祂的朋友,不在乎我曾經住在哪裏,如何生活,揹負著什麼,神稱我為「我的子民」。如果祂在我要為祂活之前,就已以親密的關係祝福我,當我真正喜歡成為祂朋友時,將會多意識到祂的祝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