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布依人 Bouyei People of China

       接生婆應邀趕到。當她走進簡陋的房子後,將一根樹枝放在門口,防止其他人進入。她的助手搭建了一個祭壇來供奉神靈,保佑嬰兒順利降生。幾個小時後,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接生婆將胎盤收集一起,埋在母親的床下。根據布依人的傳統,這樣做會神靈感到滿意,嬰兒就會一生都發達。 布依學生小學畢業後,只有約12%升入中學,他們是中國少數族群中升學率最低的族群之一,結果他們的生活被無數迷信所控制。 與布依人的落後形成對比的是,在他們所居住的山谷有兩個大型水電站,稱作TSQ-I和TSQ-II。這兩個水電站能夠為廣大地區提供電力。來自中國和外國的技術人員在操縱這些設備和管理電網。布依人一方面試圖減緩來自神靈世界的力量,另一方面又看到了來自人造工程的力量。 近幾年有幾個宣教機構開始關注布依人。在三百萬布依人中,目前只有不到五千人是真正的基督徒。



天父,懇求您讓布依人能擺脫惡者以迷信給他們的束縳,使他們可以在基督裡得享自由。祈求父幫助接觸布依人的宣教機構,使他們的事工有果效,為神的國度帶來大豐收。祈禱布依人的首領承認主耶穌擁有改變生命的力量。奉主名求,阿們。

       彼此相愛(二) 因此,我這為主被囚禁的勸你們:行事為人,要配得上你們所蒙的呼召,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彼此寬容;以和睦聯繫,竭力持守聖靈所賜的合一。以弗所書4:1 聯繫(Bond)保羅所用的希臘文sundesmos,字根結合了sun(一起)和deo(繫住)。你看見那畫面嗎?為了要和平地追求聖靈裏的合一,我們就要綁在一起!令人遺憾的是,基督徒卻常常好像因爭論而被綁在一起。 對保羅來說,和平就是平安,沙龍(shalom),一個包羅萬象的希伯來文用詞,概括了一個人的全人,是健康的典型表達。保羅盼望真道跟隨者委身謀求彼此的福利,每個人想要快快獻上自己來彼此服務;保羅盼望神愛(agape)的性情能夠明顯地、不受任何攔阻地、在我們為彼此捨己的行動中彰顯出來。他要我們捨棄自己的想法,並且效法主的榜樣而活。 這是否說神學不重要呢?當然不是!毫無疑問保羅是當代最偉大的神學家,他盡力幫助別人明白彌賽亞的真理。然而,若神學被用來切斷信徒之間的聯繫,就算有再正確的神學講解,又有什麼益處呢? 我還未見過有人能藉知識的爭論來到基督面前,耶穌也沒有費功夫為神學爭論,反而是花時間醫治病人、使受困擾的人恢復狀態、安慰憂傷的人、餵飽饑餓的人;祂為悖逆的人流血,為仇敵的救恩而死。耶穌有正確的神學理論嗎?絕對有!然而,祂只關心有關天父的正確神學論,其他人就是祂愛的直接受惠人。耶穌愛那些和祂不一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