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的普米藏人 Yunnan Pumi People

       達瑪(Dharma)賭氣地咬緊牙根,使勁地用打穀用的桿 抽打蠶豆的乾燥根莖,為打穀做準備。達瑪很不喜歡這工 作,因為它單調、辛苦。今天達瑪將木製桿棍高高甩過肩膀,然 後用力抽打乾燥根莖,讓蠶豆散落下來。 多年來達瑪和南嘉(Namgyal)一直是最好的朋友。這兩個 男女孩子一起玩,一起長大,一起上學,甚至在鎮上同一所中學 寄宿。兩人談論過、夢想過婚姻,但南嘉的父母反對兩人結婚, 他們希望南嘉在城中找到更好的對象。父母禁止南嘉繼續聯絡達 瑪。人生就是這樣不公平! 目前有一些雲南普米藏人開始跟隨耶穌。這些信徒是一個很小、但很堅定、 並且不斷成長的多族群團契。這是一個看似微小、但具有重要意義的開端。宣教 機構正在研究雲南普米藏人的語言,為他們提供當地語言的福音資源,以透過他 們栽培當地的信徒。 更多資料請點閱http://www.teacher.aedocenter.com/mywebB/Newbook-7/kd-23-6.htm



天父,雲南普米藏人生活不都順利,求你讓雲南普米藏人能在許多生活挑 戰面前,深思生命的意義,並渴慕尋找可以帶領他們生命的真神。祈禱三 一神的國度能擴展到講普米藏語的所有地區。為當地信徒一方面試圖了解 如何遵從基督教義,另一方面必須尊重父母與傳統文化,這兩方面經常是 衝突的,為他們有智慧如何應對祈禱。奉主的名求,阿們。

       最該怕誰?(一) 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救恩,我還怕誰呢?詩篇27:1 怕「我還怕誰呢?」這句修辭式的問題所期待的答案是「沒有人。」然 而,這個答案一般都漏掉「我該怕的是誰呢?」 我該怕的是我自己!我是唯一有本事將自己從神的保護下揪出來的人;我是 唯一能夠以為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以致扼殺自己的人。我可能不怕任何人,然 而當我在園中遇見了神,我可能會好像亞當那樣回答:「我聽見了你的聲音,我 就害怕。」 也許我們可以重溫一下亞當那震驚的回應,就知道在慾望的沼澤地裡,我必 須害怕的就是自己,因為我就是自己靈魂的仇敵。亞當知道這一點;大衛知道 (詩篇51);耶穌知道(路加福音12:20);保羅也知道(羅馬書7)。難怪拉 比保羅呼求:「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24)。(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