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卡爾米克佛教徒 Buddhist Kalmyk People in Moscow

       多爾干(Dolgan)遇到一群俄羅斯光頭黨徒,他感覺後脖子附近的毛髮好像要豎立起來。光頭黨最初稱多爾干是「穆斯林豬」,但他們隨後注意到多爾干的眼睛不同於一般穆斯林的眼睛,帶著迷惑的表情離開了。 多爾干經常感到自己很特別。他住在莫斯科,看上去是亞洲人,但實際上是卡爾米克人。卡爾米克人雖然居住在歐洲,卻講一種類似蒙古語的語言。 卡爾米克人是歐洲唯一的佛教族群,他們居住在裏海(Caspian Sea)附近,位於伏爾加河(Volga Rivers)與頓河(Don Rivers)之間。十七世紀,來自西藏的佛教僧侶接觸卡爾米克人,從此卡爾米克人一直是佛教徒。 1812年,拿破侖入侵俄羅斯時,卡爾米克人曾經為俄羅斯作戰。戰後一些卡爾米克士兵在俄羅斯西部城市中定居下來,並且將家人帶到這裏。今天,在一些俄羅斯西部城市如莫斯科,可以看到很大的卡爾米克社區。



天父,祈禱卡爾米克人意識到不是佛祖,而是耶穌才是一切問題的答案。祈禱卡爾米克人渴慕生命的活水,並且從耶穌那裏得著。請求神帶領宣教機構去接近卡爾米克人。祈禱已經信主的卡爾米克人能將福音帶回自己的家鄉。奉主名求,阿們。

       主導我們的慾望(一) 「只是那知善惡樹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時候,你必要死。」創世記2:17 只是(But)「不要吃那些餅乾!」媽媽嚴聲地吩咐大衛。她說得一清二楚,但當她一轉身,六塊餅乾就神秘失蹤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大衛臉上的餅乾屑。 「我告訴你別吃那些餅乾,你為什麼不聽話呢?」媽媽生氣地問。大衛回答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還小,不曉得對和錯的差別。」 你會接受這樣的藉口嗎?你當然知道這孩子已懂得分辨是非了,因此他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必需受到責備。 啊,亞當呢?如果說吃那樹上的果子讓亞當有分辨善惡的能力,是否意味著他吃之前就不懂分辨是非?如果他不懂分辨,又怎能回應神的命令呢?小大衛可能沒有合理藉口推說他不知道對和錯的差別,但亞當卻可以這樣回應神:「且慢!除非我吃了,否則我怎麼知道吃那棵樹的果子是錯的?沒錯,我是吃了,但我不覺得愧疚,因我當時不知道那是錯的。」 但神沒有接受亞當這樣的藉口。神非常清晰地期待亞當明白祂的誡命,並且分辨出聽話和不聽話的差別,這就是神使用「只是」這個字的目的了。這說明亞當在吃分辨善惡樹上的果子前,已經懂得辨別是非了。 因此,不管伴隨著吃了樹上果子而來的知識是什麼,都不可能是今天我們所理解的「分辨是非」。是時候我們該重新思考這故事了;是時候該花精神搞清楚它的內容了,不該一味假定它的意思。(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