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圖瓦佛教徒 Buddhist Tuvin People in Moscow

       噹!噹!噹的聲音響起了,告訴人們寺院的大門開了。許多人湧入莫斯科勝利公園中新建的佛教寺院。其中,一些人講俄羅斯語,但大部分人講與俄羅斯語完全不一樣的圖瓦語。圖瓦人看上去是亞洲人,而不是歐洲人。在寺院中,許多圖瓦人向佛祖的雕像鞠躬。 在寺院後院的磚墻上,排列著無數金屬牌,上面是二戰期間為保衛蘇聯而犧牲的圖瓦士兵的名字。當時許多圖瓦士兵參戰,反抗德國入侵者。戰後一些圖瓦士兵和家人在俄羅斯西部城市(例如莫斯科)定居下來。 大部分圖瓦人仍然居住在蒙古邊境以北的西伯利亞地區。圖瓦人崇拜佛祖和自然界中的各種神靈。這族群中有許多薩滿教士。全本新約和小部分舊約已經翻譯成圖瓦語。



天父,祈禱宣教機構將全本舊約翻譯成圖瓦語。請求父粉碎佛教與神靈崇拜對圖瓦人的束縛。求主耶穌差派信徒、宣教士將福音帶給莫斯科和俄羅斯各地的圖瓦人,建立屬神的團契。奉主的名求,阿們。

       主導我們的慾望(二) 「只是那知善惡樹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時候,你必要死。」創世記2:17 只是(But)幸好,有聰明而虔誠的人已經想過這讓人為難的問題了,其中一個就是拉比David Fohrman。他提到:「分辨善惡的樹並沒有給我們之前所沒有的道德意識。它不過是將這份意識從一種型態轉化為另外一種型態罷了。」 吃了那分辨善惡樹的果子後,人類那與生俱來的道德意識從「對錯」,轉化為「善惡」的觀念。創世記描述的那樹是會讓人垂涎欲滴的,而這「善惡」的概念、不同於「對錯」的概念,也隱含了一種欲望在其中。人吃了分辨善惡樹上的果子後,另一個元素潛入了決定正確道德行為的意識內,那元素就是我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