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卡拉柴穆斯林 Muslim Karachai People in Moscow

       1991年,東歐和中亞發生了劇烈變化。這一年前蘇聯解體,各加盟共和國紛紛宣布獨立,切斷了與壽終正寢的前蘇聯的聯繫。不過也有一些較小的地區步伐慢了,依然留在了新俄羅斯中。俄羅斯北高加索的卡拉切沃切爾克斯共和國(Karachaevo-Cherkessia region)就是這樣的地區。 1990年代後期,卡拉柴的長老議會曾經頑強地反對俄羅斯政府,他們甚至與車臣武裝人員進行合作。 卡拉柴人強烈追求獨立。他們在前蘇聯統治時期曾遭受很大的痛苦。1943年,卡拉柴人被迫離開俄羅斯南部格魯吉亞邊境的家鄉,一些遷移到哈薩克,一些甚至在二戰期間遷移到西伯利亞。當時有七十萬車臣人和卡拉柴人被塞進貨運列車送往外地。在被迫遷移的卡拉柴人中,有23%不幸死亡。今天,卡拉柴政治家訴求目標就是要俄羅斯政府承認當年的大遷移是種族滅絕。 今天,一些卡拉柴人仍然住在中亞,不過大部分人已返回家鄉。卡拉柴長老議會最初是一個倡導伊斯蘭教義的政治力量,有趣的是目前他們的活動範圍已超出卡拉柴人的家鄉,莫斯科成為他們的活動中心。



天父,為長時間爭取獨立,過去又曾受過許多傷害的卡拉柴人禱告,求父以您的愛撫平他們的傷口。讓目前還身在異鄉莫斯科的卡拉柴人,尤其是他們的領袖能獲得救恩,並且向他們在家鄉或莫斯科的同胞宣揚福音。奉主的名求,阿們。

       認識希伯來文的格局(三) 這些事以後,耶和華的話在異象中臨到亞伯蘭說:「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你的賞賜是很大的。」創世記15:1 盾牌前兩天我們研究希伯來文法,對我們有什麼用呢?畢竟我們不是活在亞伯拉罕的年代。不錯,我們不會講也不讀希伯來文,但我們卻從中學習到一個重要觀念神有能力以我們不曾想過或期待的方式,將一樣東西與另外一樣東西聯繫起來。 誰會猜到亞伯拉罕出手救羅得、他和麥基洗德的相遇、和他拒絕接納所多瑪王的戰利品這幾件事,會成為神給亞伯拉罕永恆祝福的基礎呢? 誰能夠預見神藉著干擾我們看似寧靜的生活,所要成就的事呢?沒有人可以預想神要怎樣處理我們每個人的平凡經歷。然而,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神正在以我們生命中一些我們不以為然的「架構」(事件)來建築我們的生命。除非工程完畢,否則我們都不會珍惜這些看不見的架子。 《竭誠為主》的作者章伯斯(Oswald Chambers) 說:「等我們上了天堂,就會明白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