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阿塞拜疆人 Azerbaijanis in Moscow

       一群大學生步出地鐵電梯,他們的教授說:「我們到了這裏是莫斯科近郊奧特拉德諾耶區(Otradnoye)的哈恰圖良大街(Khachaturyan Street)。讓我們看看這裏有什麼。嗯,有一家麥當勞,還有一家金色巴比倫購物中心!來,我們離開這街道,我帶你們去看看俄羅斯首都一個不同尋常的地方吧。」 教授帶領學生們離開大街,大伙兒進入一幢紅磚建築物時,教授介紹說:「這裏有兩所清真寺,一所是亞德良清真寺;另一所是阿塞拜疆總統資助的阿澤里清真寺。」 一個學生問:「莫斯科有多少阿塞拜疆人?」 教授說:「沒有人知道準確的數字。粗略估計約有一百五十萬,也可能超過兩百萬。一些穆斯林從北高加索地區來到莫斯科,一些則從南高加索和中亞地區來。俄羅斯各地有七千多所清真寺,但在莫斯科只有五所。」 這是星期四,清真寺空無一人,只有一位女清潔工人,她告訴其中一位學生,每逢周五,這裏會聚滿各種各樣的人,包括韃靼人、俄羅斯人、達吉斯坦人、車臣人、塔吉克人、阿塞拜疆人等。她補充說:「穆斯林可以在這裏了解伊斯蘭教如何給人們帶來和平」女清潔工繼續誇耀伊斯蘭教的優點,這學生卻在心中不停地禱告。



求天父主差派人向在莫斯科的阿塞拜疆穆斯林傳福音;興起教會對這群體有負擔,願意忠心為他們禱告,關心他們属靈的需要;更求天父感動各行各業的莫斯科的信徒,在日常生活中向他們的阿塞拜疆穆斯林鄰舍、同事分享見證。奉主的名求,阿們。

       欠條(一) 我們堅強的人,應該擔當不堅強的人的軟弱,不應該求自己的喜悅。羅馬書15:1 應該(ought)這節經文乍讀之下似乎有欠公平。靈命比較好的人,反而應該調整行為,好讓軟弱的人不會感到困擾或難過;堅強的人反而要為不成熟的人改變自己。保羅提的真是個餿主意,是一種最壞的寬容,不是嗎?若信徒最終需要調整自己來遷就那些不長進的人,為什麼還要追求與神更深入的關係呢? 保羅甚至把希臘文用詞opheilo放在這句子的開端,刻意強調這個字。到底這重要的字是什麼意思呢?答案是與債務有關!保羅不是在討論或建議關於人與人之間相處的事。他說的是我們這些堅強的人有義務「還債」給那些軟弱的人。是我們欠了他們!我們的職責就是在不冒犯他們的方式下,付諸「還債」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