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吉爾吉斯人 Muslim Kyrgyz People in Moscow

       一個吉爾吉斯人的臉上纏著繃帶,嘴裏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他一邊呻吟,一邊想像自己已經回到祖國吉爾吉斯,與當地的室內管弦樂隊一起演出,向他的新娘朗誦傳統的瑪納斯詩歌。事實上,他的妻子正在不遠處為丈夫遭到俄羅斯光頭黨暴徒的襲擊感到哀傷。 最近全球經濟危機中,約32,000名吉爾吉斯人離開家鄉來到莫斯科找工作。雖然這些吉爾吉斯人受過良好教育,但他們只能找到工作時間長、工作環境差、每周只有一百美元的低薪工作,他們將大部分薪水都寄回家鄉。吉爾吉斯人沒有工作許可,也沒有醫療保 險,他們與其他外來勞工一起合租很小的房間。絕望的生活使吉爾吉斯人經常沉醉於毒品和酒精中。 大部分吉爾吉斯人是穆斯林,只有0.5%人是基督徒。感謝神,他們來到有大量福音派信徒的莫斯科,估計人數超過十萬,每個月都有新的教會建立起來,對吉爾吉斯人來說,是個好的轉機。



天父,我相信父把吉爾吉斯人從家鄉帶往莫斯科,就一定會讓他們認識您。祈禱莫斯科的基督徒使用電影耶穌傳、聖經等已翻譯成吉爾吉斯語的福音資源,接近他們的吉爾吉斯鄰居、同事,有機會與他們分享耶穌的愛。保護莫斯科的吉爾吉斯人在面對政治、經濟、種族危機時,能從父那裏獲得平安。奉主的名求,阿們。

       欠條(三) 我們堅強的人,應該擔當不堅強的人的軟弱,不應該求自己的喜悅。羅馬書15:1 應該(ought)想一想保羅宣告我們的責任時,背後必有前提。首先、保羅相信神是全人類至高的主,他之所以勸勉我們如此行,因為他曉得我們無法用道理說服任何一個人,那是聖靈的工作,而聖靈必然有能力完成這任務。 其次、保羅相信萬事相互效力,為了成就神美好的旨意。因此當我照著神的吩咐調整自己的行為,讓軟弱的人能看見神的榮耀,就是成全了神美好的旨意。 我的感受不算什麼。 第三、留意保羅為這份欠條立了界線。我們不是不管三七廿一就為別人擔待,而是不求取悅自己來為別人擔待。換句話說,較為剛強的信徒是為了另一個人而自願接受捨己的考驗。我不替某些人背負他的責任;不會任由他們無知或拒絕真理。然而,如果兩項選擇,一是關係到取悅自己,二是為了別人能更親近神而將自己的渴望擱置一旁,我就有責任選後者,為此欠條付上代價。 最後,我能夠樂意扛起這債務,只不過是反映耶穌已經替我償還了我的債務。當我還遠離真理的時候,耶穌已替我做成了這事。如今我這樣做,完全是效法我的主。 你身邊是否有比較軟弱的肢體?你是否願意擔當他的軟弱,還是踩他的痛腳呢?